凤翼天翔_期末咸鱼中

我改名啦!这个名字超酷炫的有没有!
期末咸鱼期
圣斗士丨刀剑乱舞乙女向丨特摄丨漫威DC电影漫画。
坚定的HE写手。不HE说明我俩对HE的定义不一样

欢迎勾搭。

刀装问答

嫁刀蜂须贺虎彻,刀装公式all50

1.
—我喜欢你
—金蛋蛋

2.
—你喜欢我吗
—金蛋蛋

3.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绿蛋蛋

4.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绿蛋蛋

5.
—你是不是讨厌我?
—黑蛋蛋

6.
—你在嫉妒压切长谷部吗?
—银蛋蛋

7.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银蛋蛋

8.
—我把我和你的故事写出来,你愿意吗?
—银蛋蛋

9.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要好好的,可以吗?
—银蛋蛋

蜂须贺虎彻你老搓银蛋蛋什么意思😂?
长谷部那个是因为我最近一直在写长谷部——不是我家的
我俩这算双向单箭头,没结果的那种?

【刀剑乱舞】太刀与神明

脑洞,挖坑不填
OOC注意
无考据,根据本丸台词纯联想
我说这是数珠丸大概没人信因为写完了我自己也没看出来


“末法时代的来临吗?”女孩坐在朱红的鸟居上,脚上金环轻撞。执太刀的僧人立在一旁,几缕细碎的发丝被凛冽的山风吹得四散。“佛法式微,这已然是末法时代了。”僧人垂着眼眸,看那纷扰人间。

女孩自高处跃下,身姿轻盈飘逸:“回去罢,这不是我们出世的时候。”僧人跟随其后,融入风中。

神明隐去身形,鸟居也逐渐褪去了鲜艳的颜色。

乱世终至。

我来听你讲故事

我旅行了很久,去了很多地方也遇到了很多人。我有美酒他们有故事。故事听得多了,便也有了一个不错想法。在询问过他们的意见后我决定将其中一些故事整理一下发表出来。

 

第一个故事的讲述者,我暂且称之为A先生。

 

 

50fo了,看乐乎上的太太们似乎都会点文回馈,很正经的点文我肯定写不完。如果有想看的故事可以在这篇博文下面说,范围就是圣斗士、刀剑乱舞、奥特曼和原创,当然如果想讲自己的故事也可以。假面骑士虽然很想写但除了小医生我暂时还没有一部完全看完的,正在看的是三蛋、ghost和build。同人一点也写不来耽美百合(世界第一初恋那种的除外),原创随意,单人多人随意。应该没什么可以补充的了,人少就都写。就算一个没有也不要紧,反正我第一篇已经写得差不多啦嘿嘿嘿嘿。以及更新速度随缘。

【艾克斯奥特曼】那个离去的奥特曼

大地中心
时间线是剧场版末尾艾克斯离开的那段时间,纯粹是补足空白自我幻想产物
无CP
OOC,私设众多
emmmm我快对手机排版绝望了


年轻的Xio队员在实验室又忙到半夜。

“大地,你已经熬了多久了?”明日奈打着哈欠抱着枕头靠在桌边,“你看看都几点啦!”

青年反应慢了一拍,条件反射地回答:“嗯,很快就去睡。”女性似乎被他的不知道哪个字眼给戳中,忍不住稍稍提高声音抱怨道:“又是很快,大地你这是第几遍了?每次过来问你你都是这一句……”

“是、是吗?”他一怔,停下手中动作。“再这样下去,”明日奈神色微妙,“我就要用非常手段了哦。”

大地做惊恐状:“等等,明日奈你要做什么?”直至此刻,年轻的科学家终于回忆起体术训练时被明日奈统治的恐惧。“那就赶紧去休息啦!”娇小的女性认真道,“你就知足吧,如果艾克斯还在肯定会比我还要唠叨的。”

“啊,嗯。”大地终于明白,这段时间那种微妙的违和感从何而来。原来是少了那个暖心的声音——虽然这一点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他已经习惯了那个写作ky读作耿直的外星生命体的陪伴。在那个被称为艾克斯奥特曼的外星生命体的陪(唠)伴(叨)下他勉强拥有了一个还算正常的作息时间表。

青年闭眼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睡眠状态,神色放松安稳。

第二天大地在获得了充足的休息之后继续将全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但闲暇之时他偶尔会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那时候他年岁尚小,一家三口驾车出游。汽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那是一个漫长的的上坡,路旁是白色的、线条优雅流畅的建筑。尤其是尽头那隐约可见的轮廓,像是童话中的城堡。他兴奋地趴在正副驾驶座位之间的空隙上,叫嚷着指给父母看。

母亲惊讶地微微眯眼看向他手指的远方:“真的是是城堡啊,不愧是大地,好厉害。”

汽车匀速爬上坡,从远处看消失在路面下方的景色也逐渐展现在众人眼前——广阔无际,波光粼粼——是大海!

他为这种几近魔术的景象变化所摄,惊讶不已。真神奇啊,年幼的孩童如此感慨着,手掌用力握紧掌间的座椅。

“哥莫拉,”他回头看向摆在一旁的闪光玩偶,举起,使怪兽玩偶也可以看见那美丽的景色,“你看你看,超漂亮的!”时光温情地流淌,他的父母在一旁含着笑意目睹这一切。

后来,他长大加入Xio成为科学家,外出执行任务时也或多或少会遇到相似的景色变换。但是当他爬上坡顶,被遮掩住的景色已不再是广阔的海面,只是风格不同的城市而已。

在一次实验中短暂的等待时间里他曾想开口呼唤过什么,然而不待张嘴发声青年便忍不住失笑。“什么嘛……”大地挠挠脸颊,轻叹:“又想起那个家伙了啊。”

过去固然美好值得怀念,但生活不会停止脚步。更何况——青年抬眼看向拟态中的哥莫拉闪光玩偶,眼神柔和,他还有梦想尚未实现。他和艾克斯约好了的。

不过,“明日奈,这饼干真不错。你真的不来一点吗?”大地拿着饼干在明日奈眼前晃了一圈。明日奈瞥了青年一眼,干脆利落地拿起点心。橘副队长走过来时气氛一下子几乎凝住,副队长冷静地环视一圈,在作战台上摆放的丰盛的点心扫过一眼后拿起一块饼干吃了一口离开,似笑非笑。格尔曼博士在一边赞叹着松饼的美味,并叫着再来一个。

“艾克斯不在还真是冷清啊。”明日奈有些低落,看着手中的点心低声道。

“这个甜点的含糖量大约为54%,美容的秘诀就是要拥有营养均衡的饮食。”熟悉的清朗声音倏地响起,在青年反应不及的时候女孩迅速拿起终端。“艾克斯,你不是已经去宇宙了吗?”

新的战斗即将开始,而青年心中已毫无畏惧。怀抱着“这次说不定是个好怪兽”的想法,大地踏上了亚拉米斯。


本月的更新完成,嗯。算九月份的也可以。
还有,我对艾克斯绝对是真爱!真爱!爱到深处自然黑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允悲]

【刀剑乱舞】庭有枇杷树[结局3]

“替我活下去,直至和平到来的时刻。”

接上文

青年握紧手中通讯器,神色平静一如往常,只是微微带着一点化不开郁色。

他驰骋于战场上,不曾辜负虎彻之名。他悉心照料着那棵虽在战斗中被砍去了大部分枝干却依旧顽强地活下来的枇杷树。只是常在夜中惊醒,披衣起床坐在屋顶遥望远方。

檐廊下的蜂须贺转身离开。但那不是他,一直照料着那棵枇杷树的蜂须贺虎彻在上个月为掩护战友撤离而消失在时空深处。就在一周前,现任审神者终于唤醒了他,这振崭新的、属于她的蜂须贺虎彻。而这也就意味着,那一振蜂须贺虎彻已彻底消失在世间。

在并不遥远的十年前,某振溯行军打刀在砍向一位女性审神者时的刀尖曾微不可察地停顿一瞬,继而毫不留情地压下。他冷漠地拦下正值韶华的女孩留下最后的灵力通讯:

“替我活下去,直至和平到来的时刻。”

打刀睁大了眼睛,隐约可见碧绿的色泽。

【刀剑乱舞】庭有枇杷树[结局4 ]


蜂须贺×女审神者

玻璃渣,一发完

OOC

题目来自《项脊轩志》: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蜂须贺虎彻路过庭院时无意识地瞥向园中被雨帘遮掩的那棵葱葱郁郁的树木。

那是一颗枇杷树,前任审神者昔日拉着他亲手种下的。

那时战火尚未蔓延,阳光正好,是个极美的春日。浦岛的头顶趴着龟吉在一旁扶着树苗,远处清浅的花香飘来悠悠萦绕在他们的鼻尖。

女孩的笑容温暖明亮得像阳光,是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困住的爽朗。远处的万叶樱开得正好,一片粉色俏生生地立在那里,衬着她的笑脸,相得益彰。几振平安老刀坐在檐廊下,端着茶杯含着慈爱的笑意看着这边。

他也忍不住笑,碧绿的眼眸在春光的映照下愈发温润,像是湖水荡起了涟漪。女孩见了,渐渐敛起笑意,白净秀丽的面容上少见的有了小女儿家的羞怯与欣喜。

浦岛连带着那几振太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给他们留下一方明亮广阔的空间。似乎被暖风蛊惑,蜂须贺微微弯腰,紫色的长发滑至胸前。女孩抿唇抬眸看他。澄澈的眼里有着湛蓝晴空、高矮屋舍,还有一个他。微笑的他。

“我……”鬼使神差地,他开口问,“可以拥抱您吗?”

她发出一声轻轻的感叹,神色羞恼。蜂须贺福至心灵,抬起手臂拥住女孩。然后,呼吸交融。

幸福的时光永远都不会漫长,何况他们身处战场。

十年前,战局恶化,时之政府诸多本丸在一月之内被攻破。女孩平常也是随部队出战的武系审神者,只是当日身体不适于是留守本丸。本丸当时只留有部分刚被唤醒的刀剑男士和几振打刀,被攻破后在审神者的率领下血战至死,无一幸存。

蜂须贺在匆忙赶回本丸后,找到审神者过去留下的遗书以及单独给他的最后讯息。

“替我活下去,直至和平到来的时刻。”

以虎彻真品的骄傲起誓。蜂须贺虎彻握紧掌中的通讯器。

于是他继续在战场上驰骋,并悉心照料着那棵虽在战斗中被砍去了大部分枝干却依旧顽强地活下来的枇杷树。

蜂须贺曾在某次战斗之后站在战场上。敌军的血液化作黑红色的雾气散开,模糊了视线。他恍惚间看见了女孩死去时的景象。同伴呼唤着他的名字,将他从幻觉中惊醒。

不知道审神者更迭了几代,为了这场战争时之政府投入了多少新的刀剑男士,又解放了多少刀剑男士的力量。这场战争,终于结束了。

蜂须贺站在已经活了足够久的枇杷树下,神色平静。

“我该走了,”他这么说,“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他转身离去。有风穿过尚且繁茂的枝叶,几近哀泣。


原本还有三种结局,但私以为还是这种结局比较好。

至于其他三个是不是刀,看文名。

【高斯奥特曼】白日梦

OOC

无CP

我做白日梦,混乱产物,无逻辑和文笔可言

手机排版,可能会很糟糕


我看见了一片海。

或者是天空?

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最贴切于它给我的感觉用一个词来形容无疑是“光”。

有巨人站在我面前。柔和的线条勾勒出带着冰冷色彩的弧度,浅色的眼眸宁静而温柔。他大概就是光的具体形态吧。我如此认为着。

他化作人类大小,以一个黑发男人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这个男人眼睛黑亮,神情举止温和有礼。

“初次见面,我是高斯。”

“我听说过你,你是慈爱的勇者,行星朱朗的守护人,宇宙秩序的代表。”

男人有些惊讶,随后失笑:“我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听到我的名字。”

“我仰慕着你,”我看着他的眼睛,心跳快得像要从胸腔中蹦出,“自听到你的故事起。”

男人眨眨眼睛,没有说话。我继续说了下去。说实话,我一开始很紧张。但看到男人的眼睛,一切不安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他的眼睛有魔力,我深信这一点。

话语渐渐变得有序,感情也在慢慢积蓄。“所以,真的是非常感谢。”我鼓起勇气直视那位战士的眼睛,大声说出一些热血下头后无疑是非常羞耻的话,“你引导了我。我想要成为像你那样温柔又勇敢、尊重每一个生命的人!”

居然真的说出来了……我惊讶于我的热血竟有如此的威力,进而不禁羞愧地垂下了头。想要成为像他一样的人什么的,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他叹息一声,迈步向我走来。干燥的手掌覆盖上我的头,传递出一股有力的、直达我的心底传遍全身的热量。

“你很勇敢。”他微笑着肯定了我的话语。“敢于说出心里话的你,很勇敢。”

糟糕,眼好热。

“但是什么是真正的温柔,这一点还是武藏教给我的。

“所以啊,去寻找吧。”他言辞诚恳而温柔,神色也是我无法直视的慈爱。

“什么是真正的温柔。不要像我,在失去之后才遇到。”

忍……忍不住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中掉下,模糊了视线。我胡乱地用手背擦去眼泪,抬头看他。他的面容被不知从何而起的薄雾所遮掩,我的身体急速下落。

梦醒了。


谢谢你,高斯奥特曼。

谢谢你,春野武藏。

【刀剑乱舞】寝当番1

混乱之时的摸鱼产物,我家本丸我家刀
对话流
私货满满
手机打字,格式不佳还请见谅。

“十分抱歉啊,蜂须贺君。”
“您是我的主君,还请您务必不要这么说——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今天不是您的寝当番吗?我考虑了许久,决定还是讨论一下我为什么选择了您做我的初始刀。”
“那为什么要道歉呢?”
“您是位值得尊敬的刀剑男士,然而我当年选择您的理由实在是算不上令人称道。”
“还请仔细说明。”
“我选择您的原因是因为您的紫色长发与金色甲胄,那与我十分喜欢的一个人物十分相像。但穆先生他也是位令人尊敬的强大战士。”
“是圣斗士吗?略有耳闻。”
“这还真是令我惊讶。”
“我昔日藏于蜂须贺家时曾耳闻家中后辈谈论。”
“虽然选择了您,但在召唤您显世之时我就明白了,蜂须贺君除了配色与穆先生相同再无一处相似。再将两人相比不管是对您还是对穆先生来讲都是极大的不尊重。您就是您。我需要弥补我的过错。”
“请恕我直言,在这件事上主君您并没有犯错。”
“将您与穆先生混为一谈便是我的错误。”
“您的弥补工作做的已经很好了。我原谅您的行为。”
“真是温柔啊,蜂须贺君。”

“所以这就是主君您刚刚一直对我用敬语的原因吗?”
“不,只是这样比较有感觉而已。”


我家蜂须贺他沉稳又温柔,自傲于真品的身份又不失风骨。哪怕当初我是因为那种原因选的他也依旧兢兢业业地帮着我。诸君,我最喜欢他了。

【撒加中心】争执

时间线是加隆被关撒加即将对史昂出手的早晨
OOC。我理解的BB和WW,然而没能写出那种感觉
只是个脑洞
一发完【大概】
无CP

撒加穿衣时瞥见镜中人影,恍惚间他的弟弟依旧在他身边,不屑地笑着看他整理衣衫。
“早安。”他说,嗓音低且沉,像是夏天早晨压在草叶上的、沉甸甸的露珠。有轻蔑的男声响起,扰乱他的思绪:“他早就死了,被你困在了那里。”海水漫过了那个和他有着相同外貌的少年的头顶,他的奋力挣扎却被海浪一次次压下。那个少年或许扛过了第一次涨潮,在退潮间隙翻动牢底的泥土企图寻找一些食物……
“够了!”他以拳抵镜,裂缝以接触点为中心四散开来。有铁锈味逐渐在双子座战士的居处弥漫开。镜中人一头蓝发蔚蓝如正午天空,眼眸沧桑得却像是经历了沧海。
“呵,虚假的情意。”男人的声音在他心底再次响起。他反驳道:“不,就是因为我爱他,所以才这么做。”爱不是放纵,是克制。正是因为爱他,所以才要规范他,让他不要在错误的路上行进到底。他已经走上了歪路,不能让他的弟弟也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
“所以,你杀了他。”男人冷静而犀利的话语仿若山羊座的拳风一样尖锐,使得撒加内心愈发痛苦难抑。“我……”他的手化拳为掌扶住镜子,挣扎动摇间发尾隐隐有黑色晃动。
桀骜冷硬的意识已经在他那层层布防的心灵中探出了头,借着那个明显的弱点伸出触须攻击着他的防御。
“不行。”他的意识坠入水中,逐渐远离光线。他伸出手去,几个气泡自他齿间溢出。与他有着相同外貌的黑发男人站在水边,冷淡地笑着。“你去睡吧,”男人的身影被水流冲击得模糊,“这个世界我来守护。神明不需要存在。”
他陡然地睁大双眼,冷绿的眼珠锁定了对岸的男人。
不——

小封条

即将开学,学业繁重。有粮就扔上来,没粮就不怎么上了。我对于我在某方面的自制力完全不抱希望。
掰着手指头算算,刀剑乱舞乙女向的还有欠某个家伙的五篇hsb婶(我到底做了什么欠了这么多),自家本丸的两个姑娘也只拉出来一个,还有篇联文没写;圣斗士的短篇还有三个坑没填完;奥特曼的还有三篇文。然后还打算写原创。
这么看看我的坑还是不少的?月更大概能办到,有好几篇已经写了一半了——这和我平常的更新频率似乎没什么区别。不过这样的封条emmmm大概还有用吧……
说这么多也没用,反正没人看【眼神死】
我说我还想产虹猫蓝兔这对CP的粮可以吗orz
以上。